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章详情
 
文章搜索
 
 
文化的根处----专访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专家团主席佛涛先生(四)
作者:小新    发布于:2015-05-29 11:17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中国的智慧一字千金。两个字就足以定国安邦。


文化的力量

 

 

      中国的智慧一字千金。两个字就足以定国安邦。


    有一次,一个韩国人找到我。这个韩国人是公认的“中国通”。他之所以成为韩国公认的“中国通”,有两个原因,一是韩国的一些大公司、大财团最初是由他带进中国的。所以他和我们国家领导人很早就有接触。二是和他的家世有关系。这个人祖上明朝期间到中国来求学,后来跟着一起去参加科举考试。中举以后进京会试又考上了进士。按照我们当时国家的体制,中进士以后就可以当官了,所以在朝为官,深得朝廷信任,最后又回到高丽国当上了宰相,成为他们家族历史的一个骄傲,由此每一代都要学汉学。所以这个“中国通”家学渊源,兼之活跃聪慧,汉学造诣很高,活动能力又强。他父亲也认为光宗耀祖的时候到了,但是他这个儿子虽然既有本事又有人脉,却始终没能进入仕途。他父亲认为他的儿子之所以没有当官,就是因为没有在中国取得进士。但是中国现在已经没有科举制了,怎么让他儿子能够有这个进士身份呢?他百思不得其解。直到临终前,这个老人灵光一闪,突然明白过来,就把儿子叫到眼前,在临死前留下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遗嘱,让他的儿子到北大去学习。他认为中国现在虽然没有进士了,但是如果你获得了北大的博士学位就等于是进士了。可是北大的博士学位很难入围,这个人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,再到北大读博士学位太困难了。但是韩国人很重视孝道啊!而且是临终遗言,不能不遵循,所以他五十多岁了去北大读博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,这段时间苦不堪言,一门一门功课都很难捱,最后终于拿到博士学位了。说起来也巧,他原先加入过一个社团组织,挂了一个职务,结果这个社团刚好竞选上去成为执政党了,而他也突然之间在执政党里有一个职务了。当时很兴奋,觉得他父亲的话应验了,你看我刚拿到博士学位官衔就来了。他当时特别想出任驻中国大使,因为韩国驻中国大使的这个位置非常重要。而且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中国通,和中国又有良好的关系,驻中国大使应该非他莫属。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当然之选,结果第一批名单下来,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。为什么呢?就是他认清了一个事实,第一批名单下来几乎全是留美的。他突然想起来,前任驻中国大使也是留美的,连汉字都不识一个,所以他一下子很失落,他这种失落不是个人失落,因为那时他已经快六十岁了,一个家族的愿望,一代一代都在他身上,所以他这种失落是非常深刻的。

 

    当时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找到我的时候,他心里已经充满了怨气,他觉得别人汉字不识一个还去当驻中国大使,心里很不平。当时向我推荐此人时,说他是真正的中国通,老子、孔子、孟子无所不知,易经八卦样样精通。他见了我一五一十从他们的家世一直讲到韩国的国情。讲完以后就请教,他说;“佛涛先生,你看看我这件事,还有没有可能啊?”当时我就说了两个字:“容易!”当时他一听高兴的不得了,因为他想既然佛涛先生说容易,一定有谱了。接下来很可能还会有一些具体指导。等了半天他看我不说话了,忍不住问:“佛涛先生,你刚才说容易,那么具体应该怎么做呢?”我就跟他说:“容易容易,先容后易,不容不易。你目前完全不能包容对方,把他们分成亲这派、亲那派,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怨气,你叫他们怎么用你呀!你就是再精通汉学,人家也不会用你呵。所以这个‘容易’它不是一个定语或状语,它是一个动词,它是一个操作模式。容易容易,不容不易,先容后易。你首先要能够包容他们,你包容他们以后,你才有可能易位到他们中间。在和他们的对话与互动中融成一体。如果你这样能容能易地去操作,事情就很可能成功,这就叫做‘容易’。如果你不容不易,不能包容他们,也不能易位到他们中间,完全是对峙和僵立,那事情就很难办。这就叫‘不容易’……大家以为这个容易和不容易只是一个定语,只是个状语,都不是。其实它是一个动词,一个组合了的动词。它是一个行为模式,它是一个经验和智慧,了不起的经验和智慧。”当时我跟他说了以后,这个韩国人很激动。他说:“所有人都把我看成是中国通,久而久之我自己也把自己看成是中国通了,没想到连容易这个最容易的词我还完全不了解,连入门都没有入门呢!怎么称得上是中国通啊!”韩国人很重礼节。重新站起来,再重新施礼,施礼以后请我给他写了“容易”两字,要挂在他的办公室里。此人走后大概不到两个月,又兴高采烈地回来了,专程请我吃饭。他说;“我这次回去以后,就按照您传授的“容易”去做了。但是我还是没有当上驻中国大使……而是直接给我安排了一个部长。”他很高兴,他说:“我要是早点懂得中国的文化,也不用多,就懂得这“容易”两个字,我就不止是今天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 看他很激动,也很诚恳,我不由得跟他多说几句。我说,你们韩国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历史过程中间,但是这种机会和过程瞬间即逝,要是抓不住,它也就过去了。但是你们现在呢……自己的精英分成两派,亲这派,亲那派 ,争论不休。你看看你们的国旗,你们的国旗就是一个太极。太极是什么呢?阴的往阳的切入,阳的往阴的切入,在互动中间溶成一体。其实个人当什么官并不重要,一个人如果只想成就自己,到头来历史不见得就能成就他。如果你能放下自己,去自觉地体现你们国旗的本意,推动你们国家的精英如太极一样,在互动中抱成一个团结的整体,去推动互容互易,去体现你们国旗的本意,在成就历史的过程中,历史很可能真的会成就你。”当时这个韩国人非常感动,也非常高兴。虽然说来说去我就教了他两个字,但是中国的智慧一字千金。两个字就足以定国安邦。如果有一天我们把祖先们储存在汉字中的智慧重新释放出来。如果我们的孩子们在上小学的时候,当他们学到容易的时候,老师就要求他们去理解容易的本意,让他们去学习如何操作。如果和哪个小朋友有矛盾,那就试一试怎么容怎么易,怎么在容易的过程中融成一片,使自己的朋友更多,使你能够不断实现自我延伸。如果我们的孩子们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去理解汉字的本意,并且认真的学习操作,整个社会的真正和谐就可能从根本上开始了。如果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容不易。但是却要求这个社会和谐,这是很困难的。这种困难会延伸到各个层面,从普通老百姓到方方面面,甚至身份地位很高的人,他们同样也会面对种种矛盾,心里也会不舒畅。

 

    说起舒畅,我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夜里,已经很晚了,有个人突然找到我,跟我说:“佛涛先生,不舒畅啊!不舒畅啊!”我说:“你要是不舒畅,老百姓怎么办啊!”他说:“我真的是不舒畅,不是和您说笑啊!”我说:“舒畅它不是一个状态。舒畅是一个行为模式。”他听了之后一愣说:“这个舒畅就是一个状态啊!怎么会是一个行为模式呢?”我说:“它本来就是一个行为模式。这个舒字它左边是个‘舍’,右边是个‘予’,能舍能予才是‘舒’啊。你要是什么地方不舒了,你就检点一下自己:一定有什么不能舍弃不愿给予的地方了。能舍能予才是舒。何为‘畅’呢?右边是易,左边是申,能易能伸才是畅啊。哪怕是一棵小草它要想钻出来,有一块石头把它给挡住了,它就必须易位,才能伸出来。如果它就是不肯易位,我就是和你顶。它能不能伸啊?它就伸不了呵。如果有两辆车顶上了,你也不肯易位,我也不肯易位。你说怎么能畅呢!交通都堵塞了,它畅不了啊。能易能申才是‘畅’。所谓‘舒畅’,就是能舍能予,能易能伸。你什么时候不舒畅,就去检点,一定有不能舍不能予,不肯易和不能伸的地方。所以它是一个行为模式。它不是一个状语,只不过久而久之国学不昌明,根本智慧被屏蔽了。它的本意不显了,结果误以为它只是一个状语了。”这个人默然良久说:“……哎!该舍的就舍吧,该给的就给吧。该易位就易位吧。没想到‘舒畅’这么了不起呵,非常了不起!这确实是很重要的智慧。”

 



 
 
当前位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5-2016 慈善中国书画院网

顶部反馈微信二维码底部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