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文章详情
 
文章搜索
 
 
中国齐派书画第二代传人娄述德
作者:小新    发布于:2015-06-10 15:31:4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发出感叹,伸手去摸了摸画中的桃子,这幅由娄述德作画的寿桃图,上有娄师白题写的“大寿”二字,是96岁的原外交部长黄华送给刚满85岁的基辛格的生日贺礼。


 

    “这九个桃子简直和真的一样,很鲜艳!”


   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发出感叹,伸手去摸了摸画中的桃子,这幅由娄述德作画的寿桃图,上有娄师白题写的“大寿”二字,是96岁的原外交部长黄华送给刚满85岁的基辛格的生日贺礼。


    作为齐白石第二代传人,娄师白长子。娄述德前半生从事科研硕果累累,后半生转向艺术佳作纷呈。其代表作《贝叶草虫》,蜚声海内外,令世人赞叹。并继承父亲娄师白:“支持慈善事业,在画家身上应该是一个美德。”积极致力于慈善事业,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。


    娄述德说:“花鸟画和治印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和谐文化,齐派艺术是20世纪百姓生命情怀艺术的巅峰。我要用艺术表达对人生意义的深刻感知,并体现一种社会责任感。”在中国艺术界有这样的说法:齐白石的虾、徐悲鸿的马、李可染的牛、黄胄的驴、娄师白的小鸭子。


    80年前,娄述德的爷爷娄德美在北京红叶似火的香山和齐白石邂逅,以同乡之谊结为朋友。两年后,娄述德的父亲娄师白被齐白石看中,收为入室弟子,凡25载朝夕相处,得其真传。


    齐白石说娄师白“不独作画似予,其人之天性酷似,好读书不与众争,亦不为伍。”对他表现出超乎师生关系的父子情结。2010年12月,国画大师娄师白以92岁高龄辞世。从齐白石到娄师白,从娄师白到娄述德,艺术精神之脉传承发展,形成绵延起伏的秀峰叠翠。


    翠绿茂盛的古槐掩映着四合小院,午后的阳光透过枝叶,跳跃在院子里的花草上,一抹淡淡的墨香随夏风飘送,音乐的丝竹声牵动静谧。这是北京城北白塔寺旁一个普通的院落,它的主人在这里已生活了半个多世纪。“我1944年出生在这里,以后就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68岁的书画大家娄述德背靠着摆满葫芦和化石的木柜,微笑着说。

 

 

类述德作品展示

 

    作为齐派书画和篆刻艺术的第二代传人,娄述德的上半生从事的却是理工技术。他从小对古生物学、天文学和无线电有着浓厚兴趣,自己做天文望远镜,从单管机能做到当时最高级的九管机,是北京市少年宫无线电小组的活跃分子。1970年大学毕业后,他参加了工作。父亲对他提出的要求是“要有所发明,有所创造,有所前进!


    父亲常对他说:“要想人前显贵,必须背后受罪。”他将这两句话理解为四个字:信念、毅力。至于人生目标的选择,娄述德确立了独特的起点,即技术和艺术两手抓,前半生重点搞技术,为社会创造物质财富,后半生倾力搞艺术,继承父业,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,而技术与艺术的结合必然会创造一片新天地。


   
娄师白对儿子的定位非常赞同。他说:“我最欣赏陈毅元帅的两句话,我在将军里边是诗人,在诗人里边是将军。”鼓励儿子多学知识,艺不压身,这也成为娄述德人生追求的方向。在科技领域中,他取得了30多项科技成果,被任命为总工程师,被评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对于儿子的进步和成绩,娄师白总爱说:“你还成!”


   
在娄师白86岁那年,由娄述德任总设计师的电动汽车研制成功,并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展出,观者如潮,反响很大。娄师白来到这里,仔细了解电动汽车的生产过程和功能,他抚摸着光洁铮亮的车身笑着对儿子说:“这么复杂的东西,你还真行!”


   
父亲去世后,娄述德在《回忆娄师白》一文中写道:“我4岁时生母杨淑镜病逝,年幼的我常敢害怕和孤独。父亲常常把我紧紧搂在怀里,让我感触他的温暖。5岁时,父亲以我为原型画了一幅《俯首甘为孺子牛》,画面上,一头老牛前蹲着一个小男孩,手里拿着草,正在喂牛。现在我读懂了这幅画,那画的是浓浓的父子深情,深深的人生哲理。”从这幅画里,娄述德不仅感受到父子情深的温度,更对父亲独到的艺术造诣第一次产生了石火电光般的感悟。

 

 

与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

 

与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

 

与全国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刘延东

 

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

 

    宽阔的前额,淡淡的微笑,睿智的目光,缓缓的语调,作为艺术世家出生的娄述德,应该说名贵字画珍藏无数,但家中四壁竟不挂一幅,墙上只有女儿的精美剧照。葫芦、化石、蝈蝈,画室中简约通透,窗明几净。他常对家人说:“母亲曾为父亲写过一首诗,其中有两句为‘戒烟忌酒良人事,丈夫须立凌云志。’这两句话对我们而言,终生受用。”


    从少年时期开始,娄述德就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,学习书画篆刻技艺。父亲先教他书法,描红模子写大字,继而学治印,传授刀法。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,娄述德想参加美术馆举办的展览,那个年代都画工农兵人物,父亲为了帮助他,带他去请周思聪老师作辅导,使他的绘画水平得到了迅速提高,连续几年作品都入选参展。


    中国美术家协会书记处常务书记、美术评论家雷正农称“娄述德的艺术有难以企求的历史机缘和个人的明智选择,造就了他不同凡响的艺术道路。”前半生从事科研硕果累累,后半生转向艺术佳作纷呈,这样的人和事在全世界都极为罕见。娄述德在《贝叶草虫》中题写道:“吾酷爱白石先生工笔草虫。”而齐白石说得更加精辟:“作画贵写其生,能得形神俱似,即为好矣!”娄述德通过认真的揣摩品味,掌握了齐白石和乃父的艺术精髓,奠定了个人的艺术风格。


    娄述德从科学研究工作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,转向了书画和篆刻艺术创作,他将此称之为“第二次创业”。长期的艺术积累,形成他井喷似的创作激情,一发而不可收。中央美术学院教授、著名美术史学家薛永年将其概括为:“笔墨来自家学,善于绍述先德,注入科学意识,谋求继承发展。”


    白塔寺旁小院的主人常常神游于艺术的无际天空,从中华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中吸取丰富的营养,集纳于心灵、孕育于脑海、驰骋于笔端、挥洒于天地。


    西方绘画艺术的杰出代表毕加索说:“艺术在东方。”那神韵流动的画面,近似天工的线条,浓淡相宜的色彩,令世人赞叹。娄述德说:“花鸟画和治印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和谐文化,齐派艺术是20世纪百姓生命情怀艺术的巅峰。我要用艺术表达对人生意义的深刻感知,并体现一种社会责任感。”


    娄述德坐在四合院中的藤椅上,谈起这段发生在2008年的佳话,笑得非常开心。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,艺术此时成为跨越国界和意识形态的语言,传递真诚和友谊。《春色满园》、《荷塘情趣》、《芙蓉有鱼图》等一系列作品,厚重拙雅,其运笔构创,深得齐派艺术神韵。


    治印也为娄述德一绝,齐派为主,兼追汉风,涉猎明清多种流派。字学以隶运篆,简体字亦入印,布白或张弛疏密、或讲求平稳,轻重均衡。严谨平实中蕴藏万千古意,风云纵横,其刀法精熟百变,圆达纯青。他的篆刻力作《中国万岁》、《欣欣向荣》、《振兴中华》等,把齐派的单刀侧入与其它名家刀法融合贯通,单纯中求雄奇,奔放中显精微,堪为妙品。


    继承与创新是齐派嫡传娄述德思考最多的问题,为此,他做了极为有益的探索。他的画作《藤萝》采用碎玉般的精彩光点与墨色藤蔓相交织,表现了春天的绚丽多彩,其特点是以貌取神,虚灵幻想。《螃蟹》一作,画中题句“拟齐白石先生笔意”,着笔轻盈,不经意间勾勒描绘出一幅情趣烂漫、生动韵味的佳构。


    艺术的生命在于传承,于发扬光大中绽放奇葩。近年来,娄述德收胡正云、周建平为徒,并与弟子万寅推出作品联展,为齐派、娄师白艺术爱好者、追随者提供相互交流与学习的平台。娄述德极为推崇父亲“厚今而不薄古,基中可以融洋”的艺术创作思想,他寄希望于青年艺术家与时俱进,推出新作。

 

 

娄述德先生为《慈善中国书画院》题名

 

    娄师白曾说:“慈善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自古有之。”


    娄述德回忆,1998年我国南方多省发生水灾的时候,娄师白在海外讲学,得知灾情后,他特意打来电话让家人捐款2 万元。娄师白说:“支持慈善事业,在画家身上应该是一个美德。对于慈善,人们应该形成一种共识。慈善组织应该做到基层,让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都参与进来,形成一种机制,变成一种习惯。”


    娄述德深受其父影响,也积极致力于慈善事业。他组织、策划、召开了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慈善捐款捐赠倡仪发布会,和艺术同仁一道,捐出精品力作,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社会各界对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的慈善活动给予了高度评价,名誉会长黄华率先捐赠了一幅他收藏的画家肖采洲的山水画,各界人士纷纷响应,捐赠活动取得圆满成功。


    《贝叶草虫》是娄述德的代表之作,曾在日本引起轰动,五只工笔草虫栩栩如生,犹如真虫一样,画中那只蜻蜓的翅膀似乎就在扇动,笔笔精到,淋漓尽致。


    娄述德放下手里报道本次中日和平友好书画艺术大展的报纸,似乎还在回忆那次大展的盛况。阳光在他背后的竹林间闪烁,仿佛有歌声从远方飘来。娄述德想到了许多往事,他或许抓住了稍纵即逝的灵感,这一刻,他快步来到画室的桌子旁,抓起了笔。佳作即将诞生!

 

 

与父亲娄师白在北京画院齐白石纪念馆

 

 

    娄述德:陪父亲走过最后的时光


    2003年,父亲被查出患了膀胱癌。2004年,我决定退休。单位提出高薪返聘,我谢绝了。我打算天天陪在父亲身边,陪他走完生命的最后路程。2007年6月2日,在中国美术馆,90岁的父亲迎来了他自己的节日和生日,他拿出用两个月时间精心创作的作品《和谐盛世》捐赠给北京奥组委。


 

    父亲的喜悦和感动溢于言表,我站在人群里,看着父亲又年轻了一次。我把收集父亲作品最全的画册,装作不经意地拿给了他。父亲捧着画册,久久地看着,眼角涌出泪花,高兴地吩咐我:“给我拿杯酒来!”


    2008年7月,父亲突发肾结石,尿道堵塞且有生命危险,我把父亲送进协和医院。医生说父亲岁数太大了,不能做手术,只能插导尿管导尿。管子直接插到肾脏里,难受的程度可想而知,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。这根管子,每20多天就得换一次,每次换管都有擦伤,每次都引发炎症,90岁的老父亲一发热就高达40度,他迅速消瘦下去。到后来,好的抗生素对他都失效了。看着被病痛折磨得无比憔悴的父亲,我决心想办法去掉这根管子。


    医生说:“娄老年纪大了,手术不能做。目前,插管是最佳方案。”我是搞科技的,医学也是科学的一个分支,我把父亲的CT片子高度概括并精确地画下来,一共画了好几张纸,然后开始研究结石。我问医生结石是怎么形成的,是什么性质的,医生给我做了专门的化验,结石的性质为酸性。


    我灵机一动,酸碱中和,我试着给父亲吃小苏打,看能不能把结石溶解。医生一拍脑袋,也夸我的想法好。父亲从2009年4月到7月,连服3个月小苏打,体内的结石挪动了位置,开始变小并往下走,到2009年12月,结石完全消失了。


    这时,我提出要拔掉父亲身上的管子,因为这根管子是父亲身上的感染源。医生说,一下子拔掉,万一再堵怎么办?而且原来的尿路通道闭锁了很长时间,功能是否能恢复都是问题。我建议,暂时不拔管子,只是把它夹死,尝试让父亲的尿走人体的正常尿道,每天坚持时间长一点,这样就能避免危险。医生听取了我的建议。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,医生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,让父亲痛苦的这根管子终于被拔掉了。


    父亲再也没有发热过,脸上常常露出温和的笑容。他叫我把绘画的工具都搬到病房,又开始创作。2010年10月,看了医生给父亲新拍的片子,是癌症复发并转移。我知道,上天给92岁的父亲留下的时间不多了。


    我打破了医院的所有禁忌,只要是父亲想要的、想吃的,我就满足他。父亲想吃炸酱面,我夫人挑最好的肉末,在家里做好端到医院,我亲自喂给父亲吃。父亲像孩子一样想念白塔寺老店的牛舌饼和蛋糕,我马上跑去街上买来。2010年12月13日,经过两个多小时抢救无效,父亲安详地去世了。


    2011年6月,我把父亲的作品做了整理,在大千画廊纪念展出。画展上来来往往的人和我一样,继续着父亲身后的艺术人生。(此文原刊于《家庭》)

 

    娄述德简介:


    1944年生于北京,1970年大学毕业,教授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现任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会长,娄师白书画艺术学校名誉校长,北京娄师白书画鉴定中心总经理,著名中国画大师娄师白之长子。


    娄先生的书画篆刻作品曾多次入选参加北京市美展、全国大展、巡回展、拍卖及国家大型活动,并在美国、日本、台湾、香港等地区和国家展出。他的许多作品在报刊上发表并被国内外及港台各界人士收藏。


    任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理事、北京御苑书画院特邀院士、北京中华文化学院客座教授、新华书画院特邀画师、齐白石后人及弟子传人艺术交流协会名誉主席、北京将门书画院荣誉院长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朝阳区委员会第八、九届常委、政府特邀监察员等。


    他编辑出版过《齐白石绘画艺术》、《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书画集》、《娄师白作品集》等多部书刊。他策划、组织了“娄师白艺术展”,他为筹建“娄师白艺术馆”作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。


    他的作品和传略被录入《当代著名书画家作品集》、《当代中国美术家名录》、《世界华人艺术家成就博览大典》、《世界当代书画篆刻家大词典》、《世界名人录》等多种文献刊物,并获《世界华人艺术家证书》、《世界书画艺术名人证书》和《世界名人证书》等。


 
 
当前位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5-2016 慈善中国书画院网

顶部反馈微信二维码底部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